ϵ: (800) 000 000 0000

男子看着苏袂讶异地挑了挑眉,拽着绳子上树,这不难。最起码对他们这些打小站桩、习武,跟着长辈学习狮舞的来说,上树不过是小儿科,可这不代表拽着绳子上树就是件简单的事,不是自小习舞(武),想凭着一根绳子上树,想都不要想。

Ұƽ̨̹ͣҵ13

“嗯,喝完水,把碗放在床头的皮箱上。”

Ҿ

没有回家,背着东西,苏袂直接去了王家。

一声过后,三叔鼓声一转,变成了一首轻松欢快的牧场庆典曲。

ǵ